候机室里 我坐上了男人的大腿

候机室里 我坐上了男人的大腿

故事设这样的,清晨机场的候机时里,金属质感的椅子经冷气一吹,非常冰冷。我穿着一身丝质刺绣连衣短裙,一坐下就凉了屁股。我望着身边的丈夫,调戏他说,这椅子太冷,我要坐你的大腿上。说着,就往他身上靠着坐下来。

平日里好玩儿的男人,忽然面露难色,细细说到,“大庭广众呢,都几岁的人了,还这样...” 我晃动着身体,本想与他撒娇,“可这椅子的确是太冷了...” 他严肃的对着我说,“快别这样了,真的不太好看...”

我见他是认真的,也不想惹他不高兴了,于是默默地从他身上移开,然后对他说,“哦,那我去落地窗旁边站着,那里温暖些...”

早晨八点钟的阳光明媚,温煦的照进偌大的候机厅。我望着窗外大面积的飞机跑道,和蔚蓝天空里呈海绵状的白色云朵... 心里有点难受。是啊,一转眼我已是个中年妇女,有身份、有家庭、有必需对自己对别人保持的礼仪之风。

成年后的我们为了显得足够稳重,总是找很多理由去阻挡自己的即兴,所以大家活得很是扫兴。想耍耍小脾气,又怕让人觉得幼稚;想诉诉苦,有担心显得矫情;想大声的笑或大声的人哭,都担心旁人不解不屑的眼光... 即使在亲密的人面前,也要瞻前顾后,方能显得自己稳重成熟。

我拨了拨散落额前的头发,手腕上的粉蓝色首饰在日光下闪闪发光。我不想陷入那种被否定的糟糕情绪里,只是专注于思考,人生里,我们究竟有多少时刻可以活的像个孩子,可以尽心尽兴的拥抱身边可爱的人与事... 一件这么小的事情,竟也能让我联想到那种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情怀...

我莞尔一笑,我这就是作。

我自认一直是个很规范的人,过着规范的生活,知道道德不可逾越,时刻礼貌,温文儒雅。多少成年女人和我一样,一辈子规规矩矩,兢兢业业。但是人到中年,生活到了一个点,我们确实需要一些新的能量,对现有的生活产生新的好奇与质疑,以及面对未知的刺激感。

所以不难解释,很多时候中年人都会有一种小孩子气,以赤子之情去重新感受这个世界,才不至于对生命失去热忱和年少好玩的情怀。偶尔我们真需要一些无伤大雅的冲动,幼稚,甚至疯狂,去支撑这太过乏味,浮沉,吊诡的生活。

而我这种作,不过是中年妇女的日常纠结罢了。

Image
Eryn W.
Wife and mother. Flirting between words and personal experience, she offers inspiration for women to stay positive and work har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