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夜 找个叫玫瑰的女孩

今夜 找个叫玫瑰的女孩
“叮噔”一声,高速电梯到了七十楼。习润川下意识的平衡耳压,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兴奋。与他同行的是他今晚上的女伴,身穿一套粉红色的丝绒长裙,右腿边上有个别致的开叉,在行走时无意的露出女子修长的腿,很是诱惑。

这是一次特别安排的付费约会。

走出电梯,迎来的是流行的爵士乐,以及迷人扑鼻的兰花香味。灯光昏暗,徐徐走下铺着宝蓝色地毯的台阶,眼前是整排的落地窗,窗外的关于这座美丽城市的风景尽入眼帘。润川轻轻地牵住了她的手,注意到她脚下的一双粉红色水钻高跟鞋,闪耀着温润的光。

她似乎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着,对上眼神说了句,“好美......”。专业热心的侍者把两人带到预订好的座位,熟练的递给两位黑色皮革裹着的的餐牌,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,两位是要蒸馏水还是有气矿泉水。

女子稍稍抬头望着他,只听见他说,“请给我们两杯温开水,谢谢。

习润川知道,无论是点了进口的蒸馏水或是有气矿泉水都是昂贵的,而若是点温开水却是免费的。他一辈子都信奉节俭。虽然今时不同往日,他已经有很多钱了,但是他对于花钱是没有概念的,或许他也在慢慢的学习中。可他知道,他的内心是抗拒花钱的,尤其是花在女人身上。

侍者微笑着离开桌子以后,习润川把目光移向坐在面前的女人。发现,她似乎也在观察着他。

这是他的第一次付费约会。

和普通约会不同的是,他不需要感到紧张,也无需刻意讨好对方,一切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来,所以心情特别畅快。他思索着像她这样的女人,是否经常被安排和不同的人约会呢?是寂寞还是贪图虚荣呢?女人的目光温柔而灼热,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,习润川一时看不出个所以然,低着头笑了。

“你好习先生,我的名字是玫瑰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 她微笑着伸出手,指甲修得很整齐,指甲油是玫瑰金色,没有佩戴首饰,眼里是娇羞也是妩媚。

玫瑰。

他喜欢这样的名字,像他也喜欢叫做“莫妮卡”的女子一样,有点老土却不失优雅,简单明了。相比之下,那些叫做“雪甯”或是“埃莉诺”的女子显得格外造作。

他喜欢她。

灯下澄澄的光,在偌大的包间里显得特别昏暗。叫做玫瑰的女人就坐在距离不到三十公分的面前,仿佛伸手就能触碰,幽幽地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水味。

“看看想吃什么。” 润川是个儒雅的男士,待人一向有礼貌。谈吐间的语气与措辞总是让旁人觉得很温暖。他自小就是个规范的好学生,努力学习,靠奖学金到美国布朗大学深造。是典型聪明、勤奋而又市侩的人。他知道在人生路上,懂得谦卑并保持礼貌才是明哲保身之策。

侍者送来两杯温开水,接着问两人是否已经决定要点什么。玫瑰翻了翻酒单的本子,俏皮的问到,“今晚上我们得好好庆祝一番,点些香槟好么?”

润川一时也觉得高兴,于是点了两杯泰亭哲香槟。只见玫瑰满意的把酒单合上,然后期待的笑着对润川说,“晚餐由你来点吧。”。

润川瞥了她一眼,心里暗忖,果然是训练有素的女子,想着若是点了太贵的菜,怕男人觉得她想占便宜;若是点了廉价点的东西,又担心让男人误会被看轻。斟来酌去,让男人点菜,一方面表示尊重,一方面也让男人拥有主导权,尤其在第三者面前能让男人在感到一种优越感。

和他约会过的其他女人均自恃很高,凡事都有主见,咄咄逼人。稍有不顺意的,便会露出不屑的样子。或许玫瑰不住在这个城市,在这光怪陆离里生活久了,好人也要变坏人,淑女也会变悍妇。他还是喜欢温柔恬静的女人。

玫瑰很让他惊喜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她手握着香槟,碰了碰他的玻璃长笛,发出清脆悦耳的“叮叮”声响。晶莹透亮的泡泡,总让人联想到人生中所有值得庆贺的事情…… 他轻轻地吮了一口,笑道,“人生得意须尽欢...... 可今天其实不是我的生日。只是在预约的时候特意写上是自己的生日,看看能不能有些特别的优惠或安排。”

玫瑰笑了,水灵的眼睛成了月牙儿一般,弯弯的很迷人。

“那你告诉我,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庆祝呢?” 她若有所思的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盛满香槟的玻璃杯,舔了舔嘴唇。

“你能陪着我,我已觉得很开心。”

“习先生,果然还是会说些俏皮的话。”

“遇见了你,不俏皮也变得俏皮了。“

他伸手试图触碰她的指尖。

“你可以叫我润川。” 他的笑容很腼腆。

“你知道么,今晚上我真的觉得很开心,感谢你给我这样的机会为你庆祝生日。你可以选择和任何一个女子约会,可你却选了我,这使我非常感激。”

“你醉了。”他握住了玫瑰的手,拇指轻轻地抚摸她软绵绵的手背。

她没松开手,只是讪讪的笑着。眼眉低垂,然后徐徐说到,“我是认真的......”

玫瑰穿一身粉色的丝绒长裙,胸前是一个随意扭成的蝴蝶结。低胸的设计,让人瞥见她圆润挺拔的身姿,她凝视着落地窗外的景色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微醺的感觉,看似旧电影里边的场景。润川一时恍了神,这么近的距离,足以让他脸红心跳的。

前菜是昆布龙虾汤和干贝鱼子酱佐柚子酒。摆盘何其精致,和天花板上的艺术水晶灯相得益彰,一时间让人产生一种奢华糜烂的气息。

习润川开始感到莫名的感动。世俗的标准是对的,足够的金钱,的确可以买到瞬间的永恒,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安全。

玫瑰喜欢听他说关于他的一切。她用一种近乎迷恋的眼神,与他谈论着天南地北的话题。像是一个小女孩儿遇见了自己喜欢了很久很久的对象,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感到无比好奇。从秘鲁马丘比丘的浪游到遇见北欧的极光,他的故事里都是令她热烈向往的浪漫世界。罗德岛州冬天的雪,夏天的风......

一时兴起,习润川又点了一瓶夏尔多涅.泰耶香槟,侍者熟练的“砰”一声开了瓶,将金黄色的酒液倒入水晶玻璃杯中。他俩相视而笑,举杯共饮,香槟里的细细小小的泡泡充满活力又富有纹理,清脆香甜,一口丝滑,缠绵萦绕在舌尖......

他继续与他分享着走过了的年少,和心尖上那个求而不得的女人......

“六年,她是个骗子。我诅咒她。”

似乎是藏在心底深处的回忆,他不曾与其他人说过。他仍然痛恨她,却又对她极其思念。玫瑰自有她的办法,让男人说出心底的话,然后给予他安慰。她轻抚他的脸庞, “我喜欢听男人说他们的爱情故事,一往情深,分外迷人,女人爱念泛滥,情爱尽是小题大做,浮夸至极。”

碰了碰杯子,香槟如风雪一饮而尽,仰首透过玻璃窗瞥见一弯新月,琉光彩溢。

侍者端上主菜的时候,香槟只剩下半支了。热腾腾的松露野菇全麦面汤和桑子汁法式煎鹅肝。一时间烟气缭绕升腾,玫瑰抿了抿嘴唇,似雾里看花,若明若暗......

她显得有点儿紧张,不安份地坐着,不时摆动着身体。润川帮她整理好餐具,似乎观察到玫瑰脸上的异样表情,问到,“怎么了,你还好吗?”

她笑了笑点点头,眼神里充满一种少女的娇羞。

“请你把手伸出来。我有样东西送给你。”

“哦?有礼物么?”

润川伸出手来。

“请给我你的双手。” 玫瑰眨了眨眼睛。

他伸出双手,玫瑰小心翼翼的将手里捉着的东西放在他的掌中,脸上有一种奇异却又快乐的表情。

润川握着手里的东西仔细感受着,是顺滑的丝质料子..... 蕾丝边...... 靠近仔细一看......

润川下意识的攒紧了手中的东西,左顾右盼,不知是惊还是喜!

“玫瑰,你!”

习润川一时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这个女人!心跳漏了一拍,脸上一阵热。不可思议。她竟然......

“希望你会喜欢。” 此时看她自有一股轻灵之气,桃腮带笑,神态悠闲自若。

润川这边却是热血沸腾,情欲已被挑起,他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,听得见她那颗心的悸跳。

“你真是个坏女孩。”

润川搓揉着手中温柔湿濡的女性丁字裤,小心谨慎的放入裤子右边的口袋中。

他试图与自己平静下来,但看着玫瑰勾魂摄魄的眼神,灵魂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。

“谢谢你。我喜欢这样的礼物。”

这时忽然“砰”一声,寂静的夜空中绽放出七彩美丽的烟火。餐厅里的人们渐渐的移步到窗前去观赏。花火瞬息万变,绚烂的展示浅黄、银白、洗绿、淡紫、清蓝、粉红...... 美不胜收。

玫瑰与润川并肩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看着夜空里烟花骤然绽放,璀璨了整个天际。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纷纷坠落,美妙得像是触手可及一样。润川将玫瑰紧紧的搂着,幻想着她真空粉红色丝绒裙子下的风景,兴奋的感觉在心中涌动。

那么一瞬间,他的心里被快乐充满着,玫瑰偷偷望了望他的侧脸,悄悄地微笑着。

夜微凉,时间仿佛静止了,魔幻而迷离。

她点了一个橘子巧克力甜点,特别吩咐师傅用巧克力酱在碟子上写着“Happy Birthday”。挨着他的身边坐下,为他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

他挨紧她坐到她的身旁,伸手拥抱她,把她扳过来。缓慢一瞬,玫瑰娴熟地把脸偏了一偏,他忍不住吻了她。润川发狠的把她压到在柔软的椅背上,用力的吮吸她的柔软的唇,瞬间只觉得晕眩,这至少和别人给她的吻有点两样吧?

天上星光乍现,地上烟火人间。

虽是萍水相逢的女人,却又如此温柔得可爱可亲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 临别的时候,他目光中尽是风流,也是不舍。

“我想...... 应该还没喜欢到你问我姓什么。”

恪守自己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“我姓李。木子李。”玫瑰娇柔婉转的轻轻说道。

习润川目送李玫瑰的身影渐渐模糊在灯红酒绿之中,打开了手机付费约会的应用程序,给今晚的约会按下了五颗星的评价。

会再见面吗?

他知道或许不会。

仿佛与命运博弈的最佳手段。

就是见好就收。
Image
Eryn W.
Wife and mother. Flirting between words and personal experience, she offers inspiration for women to stay positive and work hard.

Related Stories